蝙蝠的穴

会开假车,正在写超蝙和擎蜂。

【擎蜂】【OPB】《依》02

分级:……
背景:电影系列及TFP。有私设。

——
大黄蜂坐在一旁的大树下,看着热破臂上射出的子弹穿过密林、一个接着一个击中目标的靶子。

说到热破的战略特长,莫过于他一直都能明确目标。在战场上,任何被他纳入眼中的敌人都会被放倒,就像是勒住猎物的蟒蛇,越缠越紧,对方不死不休。细密的弹雨击落了一大片树叶,热破从一根大树枝上借力,精准的荡到他的目标面前,一炮轰掉了木人的脑袋。

“大黄蜂,你啥时候变得这么扭捏了?就算你是来嘲笑我的现在也该说出口了吧?”最近两天自己哥们总是来看自己训练,而且都是悄无声息的突然出现,很少说话,有时候还盯得自己发毛。热破觉得他绝对是有点什么事涉及到自己,但是不好意思开口。

广播里传出些叽里咕噜的声音,大黄蜂伸手指了指热破身后,“你左后侧的木人,我发现你太想搞掉眼前的目标却没注意到他。他可能会偷袭你。”

热破回头看了一眼,发现他是对的。“哦得了,”热破一炮轰了那个木人,坐到大黄蜂身边。“可别告诉我你真是来嘲笑我的。说吧,遇见什么事了还是咋了?”

“也没有。就是……我有点想知道能量传输是什么感觉。”

“能量传输?这事你应该问救护车,他才是搞我们汽车人生理的。”

“不是,我是说上次他把你救回来……”

“哦——”热破了然的打了个响指,“你是说擎天柱。”

“对。”大黄蜂承认道,“我想知道大哥感觉起来是什么样的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不知道?!他不是给你传输了那么多能量??”

“他是传了很多,不过当时我还处于昏迷状态没有什么感觉。我只知道自己的右手热得像是要融化掉了,后来整个机身慢慢温暖起来,我就又睡着了。再醒来时候人就已经在基地了。”热破继续说着,“不过我觉得应该都差不多?毕竟就是传输个能量而已。”

大黄蜂沉吟了一会儿。“你给我传输点能量吧?在我们都清醒的情况下。”

“我?告诉我你不是认真的。”热破诧异的看向他。在大黄蜂脸上看到“我很认真”的表情之后不得不答应下来。“别怪我没提醒你,我可没有给别人传输能量的经验。”

结果就是大黄蜂陪着热破走进了医疗室。

热破接过救护车递来的能量块直接塞进了火种,终于舒畅的喘出一口气。

“能告诉我你们又做了什么吗?”救护车用一种十分绝望的语气说到。又瞥见大黄蜂的手臂,发现它有些不自然。拿了工具就要给他做检查——难道毒液还有副作用?

“医官,他没事。”热破打断他,“我刚才试着给大黄蜂传输能量来着,结果出了点小意外。”

救护车听了之后,心里立刻就明白了大概:“你们两个又没有什么损耗,没事闲的传什么能量!一个根本不会传输白白消耗了能量,另一个抗拒太厉害导致手臂线路麻痹。这简直是胡闹!”

热破对救护车的批评表示抗议:“还不是因为大黄蜂想知道——!”

大黄蜂顺手抓了个扳手丢过去,险些砸中热破的头。热破灵活的跳到一旁,“嘿!我走还不行吗。私人问题你自己和医官聊吧。”

难得大黄蜂留下来帮救护车搬运能量块。昨天千斤顶升级医疗床的扫描装置消耗了不少能量,医疗室的储备几乎都空了。

“Rat——chet?”听起来就像一个小宝宝撒娇的声音,这又是从哪部电影里扒来的台词?救护车受不了的回过头,他觉得自己的冷凝器正在工作。“下次再这么叫我,就别指望我会理你。有什么事就说!”

“你知道两个机体之间传输能量时的感觉吗?”

“……我倒是有过几次。怎么了?”

“是和大哥吗?”

“和千斤顶。”

知道不是大哥后大黄蜂莫名的松了口气。他没再问了,救护车就接着说了下去:“不过我们是……能量交换。和能量传输是有些不同的。”

“就是在你们都清醒的时候。”

“这么说也没错。”

大黄蜂又沉默了,这次是一副极其困惑的模样。他想到刚刚热破使尽浑身解数才压缩出了那么点纯能,结果一股脑的输送过来,惊得自己机体的防御模式都开启了,险些自动脱落那条手臂。难道传输能量是很痛苦的过程?

“为什么突然想知道这个?”

“前两天大哥找我谈话,他和我说他能教我一种更亲密的能量传输的方式。嗯……现在看来,当时我逃跑也没错?”大黄蜂有些遗憾的想,他其实很想和大哥“亲密”的。

救护车惊得扳手都掉了。

晚些时候,跟着人类出勤任务的幻影和铁皮带着“战利品”回来了。正好还赶上外出任务的漂移和十字线回来报道,擎天柱召集所有汽车人开了一个小会。

幻影把一只机械飞虫的尸体往大家面前一扔,多数人脸上闪过诧异的神色,这还是他们第一次成功绞杀飞虫。

铁皮站出来做总结,“根据一些视频记录,我们发现它们具有明确的族群意识,它们总是成群结队的出现,一只领导着一群,工作起来就像地球上的蚂蚁。而且我们发现了一个很大的地下洞穴,石壁上贴满了密密麻麻的虫卵,所以几乎可以断定这些虫子是被繁殖出来的。而且它们活得越久毒性越大,抗击力越强。”

“说到这个,我试过身上所有种类的炮弹,没有一种能打穿它们的壳。”探长说。

“Come on!总有种方法让我们战胜它吧!”大黄蜂摊开双臂嚷到。他还记着那些混账东西冲自己喷射的毒液,能腐蚀机甲、麻痹电路。他的关节现在活动起来还不利索呢,这仇不能不报!

“是了,方法是有的,不然我也不能拿下这只。”幻影亮了亮臂上双刃,颇有炫耀的意味。“方法就是用刀,对准脖子,简单粗暴的砍头。”

“然后这边解药也快了。”千斤顶接着说,“我已经弄清了毒液的成分,正在合成解药。”

擎天柱点点头,把视线转向漂移他们。

“sensi.”漂移简单做了一个抱拳的动作。“那些活跃在非洲的霸天虎都是单个出现的小杂兵。我和十字线做掉了几个,发现他们每个的胸甲里都藏着好几颗能量块。”

“养那么群怪物肯定要消耗不少能量。说不定霸天虎是想偷偷把能量块聚到一起,不被我们发现?”

“没错。”十字线说。“每隔几天就会有霸天虎的飞船过去。你猜怎么着?他们还真就是在运输能量块。”

都七嘴八舌的议论了一会儿,擎天柱终于发话,大家都安静了下来。“如今霸天虎在批量繁殖机械飞虫,定是在酝酿一场大战。为了防患未然,我们新一轮的战术训练也理应开始了。”

“新一轮的?!”热破叫到。他身上的训练本来就那么多了!

“战术训练……”探长悲哀的说。这就意味着他们要整天对着数不尽的小木人儿,一次又一次的重复走位、射击。想想就觉得累。

擎天柱继续说着,“这一轮的战术训练以刀剑为主。我们分成三小队,分别由漂移、幻影和我担当组长。漂移所使长刀可以速成,所以探长、铁皮你们两个要向他学习,将每一分力量优势都转变为杀敌优势,争取做到刀刀致命。幻影的一双臂刀要求速度和技巧,适合贴身近战,所以横炮、热破、大黄蜂你们三个和他一组。十字线可能会在战中使用滑翔,所以折中和我学剑。救护车和千斤顶,课余时间还要由漂移教你们学习肋刀用以自保。”

“那个……领袖。”十字线叫他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我曾经向漂移学习过刀法,所以我想能不能和他一组,也能把刀法完善下去。”

“若是有过经验,那这样再好不过。”擎天柱同意到。“大家还有没有什么疑义?如果没有的话,就都回去好好休息吧。战术训练明天就开始进行。”

众人在一片讨论声中散去了。担任导师的漂移和幻影自然都是摩拳擦掌,一副十分期待的模样。铁皮给雷尼克斯发了消息,这几天他可能不会随叫随到了。热破又对横炮下了挑战,说这次学刀肯定会比他快上几倍。唯有心直口快的探长抱怨了几句,不过一想到能那么爽的砍死虫子,他也就干劲十足了。

注意到大黄蜂比平时更沉默了些,擎天柱在他们都走光之后踏进了山脚下的那片草地。实际上他是有一点担心大黄蜂会不服从幻影的管教。这个在他们所有人看来都过于顽皮任性的小战士,唯独在自己面前才会露出些许乖巧的模样。想到这,擎天柱有些哭笑不得。

果然他的小战士就躺在草地上,看着满天繁星。纤草在微风下荡漾着,擎天柱的脚步惊起了大片萤火虫,就像组成了一条细碎的光桥,桥的终端就是他寻觅的那人。

“大哥,你看天上的那两颗星星。几百万年来,它们相互陪伴着,看起来距离那么近,实际上却相隔了好几光年。”

“它们毕竟不像我们一样自由,能主观缩短距离。”

“说的也是。”大黄蜂喃喃道。

擎天柱慢慢躺到他身侧,和他一起看着星空,少见的放空了思绪。“那颗最亮的星星看起来很年轻。”他鬼使神差的说。

“嗯?有么?我倒是觉得他比旁边的那颗星星年龄大些。”

“大黄蜂,你多少岁了?”

“啊?嗯?”怎么突然就转移了话题?不过大黄蜂还是乖乖回答了。“我有四百零六万岁了。”

“还是很小啊。”擎天柱轻轻感叹着。

“小怎么了?!”大黄蜂有点急了,他最不喜欢别人把他当成小孩子,尤其是大哥。“我都已经成年了!早就成年了!”

“对,没错。”擎天柱轻轻笑了出来,心里想着:脾性却像个小孩子。“你知道我有多少岁了吗?”

“唔……赛博坦的内战就打了九百多万年……那么,大哥你有九百多万岁了?”

“比那更多,我马上就有你三倍大了。”

“那又怎么了么?”大黄蜂觉得有点摸不到头脑,“就算一千多万岁了,你还是最年轻的领袖。”

“还是最伟大的那个。”大黄蜂又补充道。

“大黄蜂,在我之前的领袖们,算上曾经的御天敌,他们每个都比我更……”

“在我心里你就是最伟大的领袖。”大黄蜂打断他说,任性的语气让擎天柱没能继续说教。

“……你也一直是我心中最勇敢的战士。”擎天柱郑重的说。

大黄蜂觉得自己的机体又有升温的趋势。

擎天柱想到初遇那天,大黄蜂小小灵活的身影穿梭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,一副稚嫩的面庞仰望自己。若不是他自己澄清,还以为是走丢了的孩子。“我在找擎天柱!”

“我就是擎天柱。”

“真的吗!你就是?!”光学镜睁得圆圆的,眼中流露的崇拜马上都要溢出来了。“那我以后就是你的人了!我跟定你了!”

谁知道这一陪就是几百万年。

“嗯……大哥?”

“在。”思绪被唤回,擎天柱侧头看向身侧的人。

“新的训练……”大黄蜂坐了起来,擎天柱也跟着坐了起来。“大哥,我觉得我和你学剑会更好。我的意思是,我更喜欢,而且会更有挑战性?”

“我知道照你以前的基础,臂刀对你来说容易了些。”擎天柱看着他说,“恰好我的小队里现在只剩下了我自己,等你学成臂刀,我就教你学剑。好么?”

“真的吗?!”

“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么?”擎天柱话里带着笑意,“还记得吗?我还欠着你几场训练呢。如果时间充裕的话,还可以一起补给你。”

“太好了!”大黄蜂高兴的说,“我一定要待在大哥你的小组里!就等我拿下臂刀!”

-----
 

评论(6)

热度(5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