蝙蝠的穴

会开假车,正在写超蝙和擎蜂。

【擎蜂】【OPB】《依》01

分级:……(现在没拆!)
背景:电影系列及TFP。有私设。 ​​​

——
大黄蜂试探着活动刚接上的右臂,握拳的时候肘部的连接处还有点滋啦滋啦短路的声音。小广播里飚出一句脏话,生气的一抬腿,险些踹翻救护车的充电床。“该死的!该死的!恶心的虫子!”

“嘿!小心点,那还有用呢!”救护车提醒道。看着年轻的TF一脸的心不在焉,沉重的叹了口气,“大黄蜂,你现在的机体虽然有拆卸重组的功能,但是各关节的连接处还是弱点,下次再遇上飞虫时别这么冒失了。他们的毒液会严重腐蚀你的关节。”

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小广播里冒出年轻的、不耐烦的男声,大黄蜂一推门就离开了医护室。

“大哥。”走廊里看到向这边走来的擎天柱,大黄蜂迅速的打了个招呼,也不待对方询问伤势就变成车形跑开了。

“Ratchet,大黄蜂的伤势如何?”接过救护车递给自己的几个零件,擎天柱终于有机会把梗在心头的关心问出口。

“他没有什么大碍,这两天别多活动那条胳膊,再多上几次润滑油就能好了。倒是你,替他挨了震荡波那一下,有没有哪里受伤?”

“我没事。”

救护车暗中扫描了一遍擎天柱的机体,确定对方没有什么内伤这才放下心来。在心里推敲了一下,原来想问的:“最近你和大黄蜂之间出了什么矛盾吗?”变成了:“你有没有发现最近大黄蜂有点不对劲?”

“你也这么觉得?我感觉他在躲着我。最近和霸天虎的几场战斗里还有些不听指挥。”

“也许你应该找他谈谈,他要是还像现在这样鲁莽,你能保证每次都能在他身边替他挡下炮弹吗?”

擎天柱的光学镜眨了眨,再想说出的话却被破门而入的汽车人打断了。脚下双轮的横炮闯入医疗室,身后紧跟着一身红甲的热破。“嘿!你也没比我快上多少吗!”热破气喘吁吁的说着,“我不服!等我这就换下零件再来一局!”

“喂!喂!喂!要赛跑到外面的跑道上去!”救护车大叫到。

“老大。”横炮先注意到一旁站立的擎天柱,相比上气不接下气的热破,他倒是从容的很。

“呼……那个,长官,你也在啊……”

擎天柱一副了然的表情看向年轻的TF,“热破,很高兴你能在一场战斗后保持朝气蓬勃的样子,但是,医疗室是大家用来修养疗伤的地方,最好还是不要闹出这么大动静。”

“没毛病,老大。你说了算。”横炮抢答道。

擎天柱点点头,“这场战斗不容易,大家都辛苦了。”慰问过大家后,擎天柱离开医疗室。心里也没忘记这次一定要和大黄蜂好好谈谈,弄清楚他最近到底为什么变得反常。

小黄跑在蜿蜒的山路上一圈一圈的飚着速,录音机里放着震耳欲聋的激昂音乐。平时大黄蜂都会兴致很高的跟着哼歌,但现在却觉得这些电子乐格外嘈杂。本来还指望它们能冲去烦恼的。车速又提上了一个档,大黄蜂烦躁的关掉录音机,这才听到通讯仪里传来的声音。

“大黄蜂?大黄蜂?你能听到我吗?”

是大哥。大黄蜂条件反射的立刻接通通讯。“收到。大黄蜂收到。”

“你在哪?怎么这么久才接通?”

“在基地的后山上跑圈,刚才放着音乐,声音有点大。”

“你现在的机体情况还是不要飙车的好。”

“有什么事吗?”大黄蜂反问到。带着质疑语气的话一出口自己都吓了一跳,大黄蜂的车速慢下来了一点。他刚才是呛了大哥吗?

“你能回来一趟吗?”擎天柱说道。想到之前一提到要和大黄蜂谈谈他就跑得无影无踪,这次还是换一种方式。“我需要换几个零件,但是自己做不到。你能来帮我吗?”

“……就来。”

“我在山脚的车库里等你。”

大黄蜂出现的时候看起来十分焦急。回程的路上他想到大哥为自己挡下了一发炮弹,这下叫自己回去帮忙更换零件,是伤得很重吗?因为大哥向来都是自己能做到的事从不麻烦别人的。他很自责,都怪自己粗心大意,刚刚明明在医疗室门口遇见大哥来着,也没能注意到他的伤势。越想越心焦,雨刷器刷了刷车窗,小跑车的速度比原来还要快上几分。

“大哥!”澄黄机体的TF跑进仓库,红蓝大卡也咔咔咔的变形了。

“你来了。”擎天柱转过身,手掌摊开,几个小零件递给大黄蜂。

“大哥!你的伤怎么样?”大黄蜂双手拿过那几个零件,逐个看过之后注意到这都是些辅助类的零件。

“没什么大碍,不过还是需要你。”他背对大黄蜂缓缓半跪下身,“脊背处的零件我自己换不到。”

大黄蜂看着大哥脊背处烧焦的机甲,手指抚上那一道深深凹陷的弹痕,心中滋味复杂。震荡波是威震天手下一员猛将,出手向来都是稳准狠,如果不是大哥……那枚蓄满力后发射的炮弹可是瞄准了自己的火种舱的!

“……大哥,对不起。”

“为什么呢?”

“我不该……我不该……”年轻的TF突然哽咽起来。一想到那漂亮的红蓝机甲上,因为自己的鲁莽留下了丑陋的痕迹就难过。“我不该违背你的命令,我早该知道他们会有埋伏,我应该顾全大局的……”

擎天柱听着他认错,也没转身安慰。这次小战士犯下的是最低级也是最致命的错误,应该让他长长教训。震荡波的手臂指向小战士的胸口时,他中央处理器的警报都响起了。上一次险些被威震天一炮轰了火种也没有过这种感受。

“我不该和你赌气的……”小战士抽噎着继续说。

“和我赌气?”擎天柱精准的抓住了重点。

大黄蜂不说话了。小心卸下大哥背后整片变形的机甲,手指形成的细长枝节挑开缠到一起的线路,有火星冒了出来。擎天柱低哼一声,大黄蜂立刻紧张的问:“大哥,我伤到你了吗?”

“没有。”擎天柱缓缓地摇了摇头,大黄蜂的动作更小心了。

“大黄蜂,为什么要和我赌气?”

“沉默的意思是,需要我为你挡下更多炮弹吗?”

“不!”大黄蜂连忙打断他。再也不会了。他在心里嘟囔道。

“那倒是因为什么?”

“我不知道该怎么说。”大黄蜂撇着嘴说。向后退了几步,示意大哥零件换好了。

“大黄蜂,我很担心你。”擎天柱转过身,看着低着头的小战士,复又半蹲下身,湛蓝的光学镜看着他躲闪的双眼。

“是因为……热破。”

“热破?”擎天柱疑惑的问。

“自从他来到我们的队伍,你就开始手把手地教他。人类世界的规则,就算是最简单的交通规则都是你亲自教他。之前你说要陪我一起训练的!你都忘了!”大黄蜂特别委屈的说。

“大黄蜂,很抱歉我失约了。但我一直都记得这约定。”擎天柱停顿了下,“你应该是最了解热破的,你和他相识最久。他正和当初的你一样,处于性格顽劣不羁的年纪。现在的我们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打磨他的棱角,让他真正融入到我们的队伍。你明白吗?”

大黄蜂不情愿的点点头,“就是你亲自训练他。”

擎天柱摸了摸他的头,“我答应会把落下的训练补给你,好么?”

大黄蜂没有答应他,欲言又止的模样显然是还有话说。战场戎马的日子过了多久?相伴最久的无非就是眼前的小小战士。他的种种表现早已被擎天柱熟记于心。“大黄蜂,你若是想说什么,但说无妨。”

大黄蜂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觉得直接说出来有点……不对劲。最后选择用了嗡嗡嗡的电台音。“是那次、是那次、是那次……”

“大黄蜂……”擎天柱无奈的叫他,饱含宠爱的语气。

大黄蜂乖乖用了自己的声音:“是那次你给他传输能量。”他身后的翅膀都耷拉了下去,“你是在拿自己的火种开玩笑,他根本不需要那么多能量……”

擎天柱楞了一下,原来这才是小战士一直以来的心事吗。回想到那次发生的意外:由于热破缺乏实战经验,在一次侦察任务中因为耐不住气贸然行动被打成了重伤,被救下时机体情况无比糟糕。自爵士之后,他不能允许、也无法容忍再有任何一个汽车人伙伴出现意外。他没能等到救护车赶来,当时就抓住了热破的手,掌心伸出的传输设备紧紧咬住对方掌心的接口,大股大股的淡蓝色纯能涌入年轻机体,硬是修复了他的伤处。代价自然也是惨重的,自己能量损耗过多,过于虚弱,险些没能杀出重围。

大哥是领袖,一般情况下不会有人、也没有人敢质疑他的决定。何况他自己火种的燃灭,决定权在他自己手中,他人也无权干预。但大黄蜂对那件事耿耿于怀,他后悔自己没能及时打断他,同时也对大哥的决定感到生气。他自然不想看到自己兄弟受伤,但也绝不想看到自己大哥因此性命不保。

“那次多亏有你,不是么?”擎天柱说道,“很荣幸我还有你做我的后盾。”

“我说的不是这个!”不用说他都会义无反顾的守好大哥的后背,可这根本不是重点所在!“传输能量的事我们中的任何一个都能做,可你是领袖,我们不能没有你!这从头到尾就不是个好主意!”

看着激动的人,擎天柱叹了口气,承认到:“是我冲动了。”大黄蜂偏着头不去看他,擎天柱就轻轻抬起他的下巴,“下次若再有这种事发生,我保证会允许你传输能量给我。还是说,你不愿意?”

“我愿意!就只是……别再这样做了。”别再把所有人的性命都凌驾在自己的之上了。

“我尽力。”擎天柱答到。

“嗯……”大黄蜂点点头,也算满意。“然后!大哥,我发现,你都从来没有传输能量给我……不不不,不是说我想要,我是说,我们都没有那么亲密过……不!也不对……”

擎天柱嘴角挂起一个微笑,“大黄蜂,如果你愿意,我能教你一种更亲密的,传输能量的方式。”

大黄蜂的双眼都因为“更亲密”这字眼亮了起来。擎天柱看看他,伸手覆住了自己的胸甲,另一只覆住了大黄蜂的。领会了擎天柱的意思,大黄蜂发现自己的CPU有点短路的趋势。大哥的意思是用火种周围的线路传输能量。要知道,用这种方式,他们的火种几乎都能贴在一起了!这离火种融合——塞伯坦最神圣的结伴行为还有什么差别?

“等等等等!大哥!我还没准备好!”年轻的TF紧张的机体都升温了。大黄蜂边喊边变成跑车,一溜烟的消失了。

在两具健全的TF之间,单向的能量传输就变成了双向的能量交换,变成了一种双向享受的过程。而当一枚火种对另一枚火种产生某种渴望,能量交换时产生的快感就好像海洛因于人体……比那更甚,令机体上瘾。这也就是擎天柱为很多队友传输过能量,却唯独避开大黄蜂的原因。他绝不会让任何一丝可能发生的意外干扰到自己,至少在他的小战士认清自己的心意之前不会。

看着小战士溜掉的方向,擎天柱心想,看来自己还是没能掌握住这场谈话的方向。自己以前不是这样的。

——

评论(6)

热度(10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