蝙蝠的穴

会开假车,正在写超蝙和擎蜂。

想试着一点一点把设定和剧情写清楚(瞎丁八挖坑就是了

【擎蜂】【OPB】《依》02

分级:……
背景:电影系列及TFP。有私设。

——
大黄蜂坐在一旁的大树下,看着热破臂上射出的子弹穿过密林、一个接着一个击中目标的靶子。

说到热破的战略特长,莫过于他一直都能明确目标。在战场上,任何被他纳入眼中的敌人都会被放倒,就像是勒住猎物的蟒蛇,越缠越紧,对方不死不休。细密的弹雨击落了一大片树叶,热破从一根大树枝上借力,精准的荡到他的目标面前,一炮轰掉了木人的脑袋。

“大黄蜂,你啥时候变得这么扭捏了?就算你是来嘲笑我的现在也该说出口了吧?”最近两天自己哥们总是来看自己训练,而且都是悄无声息的突然出现,很少说话,有时候还盯得自己发毛。热破觉得他绝对是有点什么事涉及到自己,但是不好意思开口。

广播里传出些叽里咕噜的声音,大黄蜂伸手指了指热破身后,“你左后侧的木人,我发现你太想搞掉眼前的目标却没注意到他。他可能会偷袭你。”

热破回头看了一眼,发现他是对的。“哦得了,”热破一炮轰了那个木人,坐到大黄蜂身边。“可别告诉我你真是来嘲笑我的。说吧,遇见什么事了还是咋了?”

“也没有。就是……我有点想知道能量传输是什么感觉。”

“能量传输?这事你应该问救护车,他才是搞我们汽车人生理的。”

“不是,我是说上次他把你救回来……”

“哦——”热破了然的打了个响指,“你是说擎天柱。”

“对。”大黄蜂承认道,“我想知道大哥感觉起来是什么样的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不知道?!他不是给你传输了那么多能量??”

“他是传了很多,不过当时我还处于昏迷状态没有什么感觉。我只知道自己的右手热得像是要融化掉了,后来整个机身慢慢温暖起来,我就又睡着了。再醒来时候人就已经在基地了。”热破继续说着,“不过我觉得应该都差不多?毕竟就是传输个能量而已。”

大黄蜂沉吟了一会儿。“你给我传输点能量吧?在我们都清醒的情况下。”

“我?告诉我你不是认真的。”热破诧异的看向他。在大黄蜂脸上看到“我很认真”的表情之后不得不答应下来。“别怪我没提醒你,我可没有给别人传输能量的经验。”

结果就是大黄蜂陪着热破走进了医疗室。

热破接过救护车递来的能量块直接塞进了火种,终于舒畅的喘出一口气。

“能告诉我你们又做了什么吗?”救护车用一种十分绝望的语气说到。又瞥见大黄蜂的手臂,发现它有些不自然。拿了工具就要给他做检查——难道毒液还有副作用?

“医官,他没事。”热破打断他,“我刚才试着给大黄蜂传输能量来着,结果出了点小意外。”

救护车听了之后,心里立刻就明白了大概:“你们两个又没有什么损耗,没事闲的传什么能量!一个根本不会传输白白消耗了能量,另一个抗拒太厉害导致手臂线路麻痹。这简直是胡闹!”

热破对救护车的批评表示抗议:“还不是因为大黄蜂想知道——!”

大黄蜂顺手抓了个扳手丢过去,险些砸中热破的头。热破灵活的跳到一旁,“嘿!我走还不行吗。私人问题你自己和医官聊吧。”

难得大黄蜂留下来帮救护车搬运能量块。昨天千斤顶升级医疗床的扫描装置消耗了不少能量,医疗室的储备几乎都空了。

“Rat——chet?”听起来就像一个小宝宝撒娇的声音,这又是从哪部电影里扒来的台词?救护车受不了的回过头,他觉得自己的冷凝器正在工作。“下次再这么叫我,就别指望我会理你。有什么事就说!”

“你知道两个机体之间传输能量时的感觉吗?”

“……我倒是有过几次。怎么了?”

“是和大哥吗?”

“和千斤顶。”

知道不是大哥后大黄蜂莫名的松了口气。他没再问了,救护车就接着说了下去:“不过我们是……能量交换。和能量传输是有些不同的。”

“就是在你们都清醒的时候。”

“这么说也没错。”

大黄蜂又沉默了,这次是一副极其困惑的模样。他想到刚刚热破使尽浑身解数才压缩出了那么点纯能,结果一股脑的输送过来,惊得自己机体的防御模式都开启了,险些自动脱落那条手臂。难道传输能量是很痛苦的过程?

“为什么突然想知道这个?”

“前两天大哥找我谈话,他和我说他能教我一种更亲密的能量传输的方式。嗯……现在看来,当时我逃跑也没错?”大黄蜂有些遗憾的想,他其实很想和大哥“亲密”的。

救护车惊得扳手都掉了。

晚些时候,跟着人类出勤任务的幻影和铁皮带着“战利品”回来了。正好还赶上外出任务的漂移和十字线回来报道,擎天柱召集所有汽车人开了一个小会。

幻影把一只机械飞虫的尸体往大家面前一扔,多数人脸上闪过诧异的神色,这还是他们第一次成功绞杀飞虫。

铁皮站出来做总结,“根据一些视频记录,我们发现它们具有明确的族群意识,它们总是成群结队的出现,一只领导着一群,工作起来就像地球上的蚂蚁。而且我们发现了一个很大的地下洞穴,石壁上贴满了密密麻麻的虫卵,所以几乎可以断定这些虫子是被繁殖出来的。而且它们活得越久毒性越大,抗击力越强。”

“说到这个,我试过身上所有种类的炮弹,没有一种能打穿它们的壳。”探长说。

“Come on!总有种方法让我们战胜它吧!”大黄蜂摊开双臂嚷到。他还记着那些混账东西冲自己喷射的毒液,能腐蚀机甲、麻痹电路。他的关节现在活动起来还不利索呢,这仇不能不报!

“是了,方法是有的,不然我也不能拿下这只。”幻影亮了亮臂上双刃,颇有炫耀的意味。“方法就是用刀,对准脖子,简单粗暴的砍头。”

“然后这边解药也快了。”千斤顶接着说,“我已经弄清了毒液的成分,正在合成解药。”

擎天柱点点头,把视线转向漂移他们。

“sensi.”漂移简单做了一个抱拳的动作。“那些活跃在非洲的霸天虎都是单个出现的小杂兵。我和十字线做掉了几个,发现他们每个的胸甲里都藏着好几颗能量块。”

“养那么群怪物肯定要消耗不少能量。说不定霸天虎是想偷偷把能量块聚到一起,不被我们发现?”

“没错。”十字线说。“每隔几天就会有霸天虎的飞船过去。你猜怎么着?他们还真就是在运输能量块。”

都七嘴八舌的议论了一会儿,擎天柱终于发话,大家都安静了下来。“如今霸天虎在批量繁殖机械飞虫,定是在酝酿一场大战。为了防患未然,我们新一轮的战术训练也理应开始了。”

“新一轮的?!”热破叫到。他身上的训练本来就那么多了!

“战术训练……”探长悲哀的说。这就意味着他们要整天对着数不尽的小木人儿,一次又一次的重复走位、射击。想想就觉得累。

擎天柱继续说着,“这一轮的战术训练以刀剑为主。我们分成三小队,分别由漂移、幻影和我担当组长。漂移所使长刀可以速成,所以探长、铁皮你们两个要向他学习,将每一分力量优势都转变为杀敌优势,争取做到刀刀致命。幻影的一双臂刀要求速度和技巧,适合贴身近战,所以横炮、热破、大黄蜂你们三个和他一组。十字线可能会在战中使用滑翔,所以折中和我学剑。救护车和千斤顶,课余时间还要由漂移教你们学习肋刀用以自保。”

“那个……领袖。”十字线叫他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我曾经向漂移学习过刀法,所以我想能不能和他一组,也能把刀法完善下去。”

“若是有过经验,那这样再好不过。”擎天柱同意到。“大家还有没有什么疑义?如果没有的话,就都回去好好休息吧。战术训练明天就开始进行。”

众人在一片讨论声中散去了。担任导师的漂移和幻影自然都是摩拳擦掌,一副十分期待的模样。铁皮给雷尼克斯发了消息,这几天他可能不会随叫随到了。热破又对横炮下了挑战,说这次学刀肯定会比他快上几倍。唯有心直口快的探长抱怨了几句,不过一想到能那么爽的砍死虫子,他也就干劲十足了。

注意到大黄蜂比平时更沉默了些,擎天柱在他们都走光之后踏进了山脚下的那片草地。实际上他是有一点担心大黄蜂会不服从幻影的管教。这个在他们所有人看来都过于顽皮任性的小战士,唯独在自己面前才会露出些许乖巧的模样。想到这,擎天柱有些哭笑不得。

果然他的小战士就躺在草地上,看着满天繁星。纤草在微风下荡漾着,擎天柱的脚步惊起了大片萤火虫,就像组成了一条细碎的光桥,桥的终端就是他寻觅的那人。

“大哥,你看天上的那两颗星星。几百万年来,它们相互陪伴着,看起来距离那么近,实际上却相隔了好几光年。”

“它们毕竟不像我们一样自由,能主观缩短距离。”

“说的也是。”大黄蜂喃喃道。

擎天柱慢慢躺到他身侧,和他一起看着星空,少见的放空了思绪。“那颗最亮的星星看起来很年轻。”他鬼使神差的说。

“嗯?有么?我倒是觉得他比旁边的那颗星星年龄大些。”

“大黄蜂,你多少岁了?”

“啊?嗯?”怎么突然就转移了话题?不过大黄蜂还是乖乖回答了。“我有四百零六万岁了。”

“还是很小啊。”擎天柱轻轻感叹着。

“小怎么了?!”大黄蜂有点急了,他最不喜欢别人把他当成小孩子,尤其是大哥。“我都已经成年了!早就成年了!”

“对,没错。”擎天柱轻轻笑了出来,心里想着:脾性却像个小孩子。“你知道我有多少岁了吗?”

“唔……赛博坦的内战就打了九百多万年……那么,大哥你有九百多万岁了?”

“比那更多,我马上就有你三倍大了。”

“那又怎么了么?”大黄蜂觉得有点摸不到头脑,“就算一千多万岁了,你还是最年轻的领袖。”

“还是最伟大的那个。”大黄蜂又补充道。

“大黄蜂,在我之前的领袖们,算上曾经的御天敌,他们每个都比我更……”

“在我心里你就是最伟大的领袖。”大黄蜂打断他说,任性的语气让擎天柱没能继续说教。

“……你也一直是我心中最勇敢的战士。”擎天柱郑重的说。

大黄蜂觉得自己的机体又有升温的趋势。

擎天柱想到初遇那天,大黄蜂小小灵活的身影穿梭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,一副稚嫩的面庞仰望自己。若不是他自己澄清,还以为是走丢了的孩子。“我在找擎天柱!”

“我就是擎天柱。”

“真的吗!你就是?!”光学镜睁得圆圆的,眼中流露的崇拜马上都要溢出来了。“那我以后就是你的人了!我跟定你了!”

谁知道这一陪就是几百万年。

“嗯……大哥?”

“在。”思绪被唤回,擎天柱侧头看向身侧的人。

“新的训练……”大黄蜂坐了起来,擎天柱也跟着坐了起来。“大哥,我觉得我和你学剑会更好。我的意思是,我更喜欢,而且会更有挑战性?”

“我知道照你以前的基础,臂刀对你来说容易了些。”擎天柱看着他说,“恰好我的小队里现在只剩下了我自己,等你学成臂刀,我就教你学剑。好么?”

“真的吗?!”

“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么?”擎天柱话里带着笑意,“还记得吗?我还欠着你几场训练呢。如果时间充裕的话,还可以一起补给你。”

“太好了!”大黄蜂高兴的说,“我一定要待在大哥你的小组里!就等我拿下臂刀!”

-----
 

无意间乱逛看见的,要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BBB的奶嘴就算了,但是戴牙套的大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【擎蜂】【OPB】《依》01

分级:……(现在没拆!)
背景:电影系列及TFP。有私设。 ​​​

——
大黄蜂试探着活动刚接上的右臂,握拳的时候肘部的连接处还有点滋啦滋啦短路的声音。小广播里飚出一句脏话,生气的一抬腿,险些踹翻救护车的充电床。“该死的!该死的!恶心的虫子!”

“嘿!小心点,那还有用呢!”救护车提醒道。看着年轻的TF一脸的心不在焉,沉重的叹了口气,“大黄蜂,你现在的机体虽然有拆卸重组的功能,但是各关节的连接处还是弱点,下次再遇上飞虫时别这么冒失了。他们的毒液会严重腐蚀你的关节。”

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小广播里冒出年轻的、不耐烦的男声,大黄蜂一推门就离开了医护室。

“大哥。”走廊里看到向这边走来的擎天柱,大黄蜂迅速的打了个招呼,也不待对方询问伤势就变成车形跑开了。

“Ratchet,大黄蜂的伤势如何?”接过救护车递给自己的几个零件,擎天柱终于有机会把梗在心头的关心问出口。

“他没有什么大碍,这两天别多活动那条胳膊,再多上几次润滑油就能好了。倒是你,替他挨了震荡波那一下,有没有哪里受伤?”

“我没事。”

救护车暗中扫描了一遍擎天柱的机体,确定对方没有什么内伤这才放下心来。在心里推敲了一下,原来想问的:“最近你和大黄蜂之间出了什么矛盾吗?”变成了:“你有没有发现最近大黄蜂有点不对劲?”

“你也这么觉得?我感觉他在躲着我。最近和霸天虎的几场战斗里还有些不听指挥。”

“也许你应该找他谈谈,他要是还像现在这样鲁莽,你能保证每次都能在他身边替他挡下炮弹吗?”

擎天柱的光学镜眨了眨,再想说出的话却被破门而入的汽车人打断了。脚下双轮的横炮闯入医疗室,身后紧跟着一身红甲的热破。“嘿!你也没比我快上多少吗!”热破气喘吁吁的说着,“我不服!等我这就换下零件再来一局!”

“喂!喂!喂!要赛跑到外面的跑道上去!”救护车大叫到。

“老大。”横炮先注意到一旁站立的擎天柱,相比上气不接下气的热破,他倒是从容的很。

“呼……那个,长官,你也在啊……”

擎天柱一副了然的表情看向年轻的TF,“热破,很高兴你能在一场战斗后保持朝气蓬勃的样子,但是,医疗室是大家用来修养疗伤的地方,最好还是不要闹出这么大动静。”

“没毛病,老大。你说了算。”横炮抢答道。

擎天柱点点头,“这场战斗不容易,大家都辛苦了。”慰问过大家后,擎天柱离开医疗室。心里也没忘记这次一定要和大黄蜂好好谈谈,弄清楚他最近到底为什么变得反常。

小黄跑在蜿蜒的山路上一圈一圈的飚着速,录音机里放着震耳欲聋的激昂音乐。平时大黄蜂都会兴致很高的跟着哼歌,但现在却觉得这些电子乐格外嘈杂。本来还指望它们能冲去烦恼的。车速又提上了一个档,大黄蜂烦躁的关掉录音机,这才听到通讯仪里传来的声音。

“大黄蜂?大黄蜂?你能听到我吗?”

是大哥。大黄蜂条件反射的立刻接通通讯。“收到。大黄蜂收到。”

“你在哪?怎么这么久才接通?”

“在基地的后山上跑圈,刚才放着音乐,声音有点大。”

“你现在的机体情况还是不要飙车的好。”

“有什么事吗?”大黄蜂反问到。带着质疑语气的话一出口自己都吓了一跳,大黄蜂的车速慢下来了一点。他刚才是呛了大哥吗?

“你能回来一趟吗?”擎天柱说道。想到之前一提到要和大黄蜂谈谈他就跑得无影无踪,这次还是换一种方式。“我需要换几个零件,但是自己做不到。你能来帮我吗?”

“……就来。”

“我在山脚的车库里等你。”

大黄蜂出现的时候看起来十分焦急。回程的路上他想到大哥为自己挡下了一发炮弹,这下叫自己回去帮忙更换零件,是伤得很重吗?因为大哥向来都是自己能做到的事从不麻烦别人的。他很自责,都怪自己粗心大意,刚刚明明在医疗室门口遇见大哥来着,也没能注意到他的伤势。越想越心焦,雨刷器刷了刷车窗,小跑车的速度比原来还要快上几分。

“大哥!”澄黄机体的TF跑进仓库,红蓝大卡也咔咔咔的变形了。

“你来了。”擎天柱转过身,手掌摊开,几个小零件递给大黄蜂。

“大哥!你的伤怎么样?”大黄蜂双手拿过那几个零件,逐个看过之后注意到这都是些辅助类的零件。

“没什么大碍,不过还是需要你。”他背对大黄蜂缓缓半跪下身,“脊背处的零件我自己换不到。”

大黄蜂看着大哥脊背处烧焦的机甲,手指抚上那一道深深凹陷的弹痕,心中滋味复杂。震荡波是威震天手下一员猛将,出手向来都是稳准狠,如果不是大哥……那枚蓄满力后发射的炮弹可是瞄准了自己的火种舱的!

“……大哥,对不起。”

“为什么呢?”

“我不该……我不该……”年轻的TF突然哽咽起来。一想到那漂亮的红蓝机甲上,因为自己的鲁莽留下了丑陋的痕迹就难过。“我不该违背你的命令,我早该知道他们会有埋伏,我应该顾全大局的……”

擎天柱听着他认错,也没转身安慰。这次小战士犯下的是最低级也是最致命的错误,应该让他长长教训。震荡波的手臂指向小战士的胸口时,他中央处理器的警报都响起了。上一次险些被威震天一炮轰了火种也没有过这种感受。

“我不该和你赌气的……”小战士抽噎着继续说。

“和我赌气?”擎天柱精准的抓住了重点。

大黄蜂不说话了。小心卸下大哥背后整片变形的机甲,手指形成的细长枝节挑开缠到一起的线路,有火星冒了出来。擎天柱低哼一声,大黄蜂立刻紧张的问:“大哥,我伤到你了吗?”

“没有。”擎天柱缓缓地摇了摇头,大黄蜂的动作更小心了。

“大黄蜂,为什么要和我赌气?”

“沉默的意思是,需要我为你挡下更多炮弹吗?”

“不!”大黄蜂连忙打断他。再也不会了。他在心里嘟囔道。

“那倒是因为什么?”

“我不知道该怎么说。”大黄蜂撇着嘴说。向后退了几步,示意大哥零件换好了。

“大黄蜂,我很担心你。”擎天柱转过身,看着低着头的小战士,复又半蹲下身,湛蓝的光学镜看着他躲闪的双眼。

“是因为……热破。”

“热破?”擎天柱疑惑的问。

“自从他来到我们的队伍,你就开始手把手地教他。人类世界的规则,就算是最简单的交通规则都是你亲自教他。之前你说要陪我一起训练的!你都忘了!”大黄蜂特别委屈的说。

“大黄蜂,很抱歉我失约了。但我一直都记得这约定。”擎天柱停顿了下,“你应该是最了解热破的,你和他相识最久。他正和当初的你一样,处于性格顽劣不羁的年纪。现在的我们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打磨他的棱角,让他真正融入到我们的队伍。你明白吗?”

大黄蜂不情愿的点点头,“就是你亲自训练他。”

擎天柱摸了摸他的头,“我答应会把落下的训练补给你,好么?”

大黄蜂没有答应他,欲言又止的模样显然是还有话说。战场戎马的日子过了多久?相伴最久的无非就是眼前的小小战士。他的种种表现早已被擎天柱熟记于心。“大黄蜂,你若是想说什么,但说无妨。”

大黄蜂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觉得直接说出来有点……不对劲。最后选择用了嗡嗡嗡的电台音。“是那次、是那次、是那次……”

“大黄蜂……”擎天柱无奈的叫他,饱含宠爱的语气。

大黄蜂乖乖用了自己的声音:“是那次你给他传输能量。”他身后的翅膀都耷拉了下去,“你是在拿自己的火种开玩笑,他根本不需要那么多能量……”

擎天柱楞了一下,原来这才是小战士一直以来的心事吗。回想到那次发生的意外:由于热破缺乏实战经验,在一次侦察任务中因为耐不住气贸然行动被打成了重伤,被救下时机体情况无比糟糕。自爵士之后,他不能允许、也无法容忍再有任何一个汽车人伙伴出现意外。他没能等到救护车赶来,当时就抓住了热破的手,掌心伸出的传输设备紧紧咬住对方掌心的接口,大股大股的淡蓝色纯能涌入年轻机体,硬是修复了他的伤处。代价自然也是惨重的,自己能量损耗过多,过于虚弱,险些没能杀出重围。

大哥是领袖,一般情况下不会有人、也没有人敢质疑他的决定。何况他自己火种的燃灭,决定权在他自己手中,他人也无权干预。但大黄蜂对那件事耿耿于怀,他后悔自己没能及时打断他,同时也对大哥的决定感到生气。他自然不想看到自己兄弟受伤,但也绝不想看到自己大哥因此性命不保。

“那次多亏有你,不是么?”擎天柱说道,“很荣幸我还有你做我的后盾。”

“我说的不是这个!”不用说他都会义无反顾的守好大哥的后背,可这根本不是重点所在!“传输能量的事我们中的任何一个都能做,可你是领袖,我们不能没有你!这从头到尾就不是个好主意!”

看着激动的人,擎天柱叹了口气,承认到:“是我冲动了。”大黄蜂偏着头不去看他,擎天柱就轻轻抬起他的下巴,“下次若再有这种事发生,我保证会允许你传输能量给我。还是说,你不愿意?”

“我愿意!就只是……别再这样做了。”别再把所有人的性命都凌驾在自己的之上了。

“我尽力。”擎天柱答到。

“嗯……”大黄蜂点点头,也算满意。“然后!大哥,我发现,你都从来没有传输能量给我……不不不,不是说我想要,我是说,我们都没有那么亲密过……不!也不对……”

擎天柱嘴角挂起一个微笑,“大黄蜂,如果你愿意,我能教你一种更亲密的,传输能量的方式。”

大黄蜂的双眼都因为“更亲密”这字眼亮了起来。擎天柱看看他,伸手覆住了自己的胸甲,另一只覆住了大黄蜂的。领会了擎天柱的意思,大黄蜂发现自己的CPU有点短路的趋势。大哥的意思是用火种周围的线路传输能量。要知道,用这种方式,他们的火种几乎都能贴在一起了!这离火种融合——塞伯坦最神圣的结伴行为还有什么差别?

“等等等等!大哥!我还没准备好!”年轻的TF紧张的机体都升温了。大黄蜂边喊边变成跑车,一溜烟的消失了。

在两具健全的TF之间,单向的能量传输就变成了双向的能量交换,变成了一种双向享受的过程。而当一枚火种对另一枚火种产生某种渴望,能量交换时产生的快感就好像海洛因于人体……比那更甚,令机体上瘾。这也就是擎天柱为很多队友传输过能量,却唯独避开大黄蜂的原因。他绝不会让任何一丝可能发生的意外干扰到自己,至少在他的小战士认清自己的心意之前不会。

看着小战士溜掉的方向,擎天柱心想,看来自己还是没能掌握住这场谈话的方向。自己以前不是这样的。

——

嘤嘤嘤,是支撑我把RID看下去的唯一动力了

loft也来一发✔是给我超蝙文本的简单一宣,过几天会有更详细的宣传,(主要在微博。

收录了近期的20篇文,有14w+字,多数篇章发表在了在论坛或微博,但是都有重新校对有改动。以下是收录:

1.After drunk

2.Being loved

3.Mad

4.Miss you bad

5.Fall(神父篇)

6.裂痕

7.Got me in chains

8.海陆之间

9.精心准备

10.男友都是捡来的

11.发情的蝙蝠

12.当超人失去超能力

13.轮回

14.魔王勇者

15.失而复得

16.所有权

17.他们的纪念日

18.雨夜

19.身份和游戏(12675字未公开,试阅http://bfdx1005123924.lofter.com/post/1dae549e_103c2776

20.我和另一个他(6459字未公开,试阅http://bfdx1005123924.lofter.com/post/1dae549e_1032528b


然后,算上封面在内,一共9个超蝙家的太太配了十张彩插(突然人生赢家,穴生无所求[二哈][二哈]),先放封面(是不是是不是美炸了??!!)晚些时候给你们看一点(比心比心)[/cp]

擎蜂一发小甜饼。


大黄蜂曾经问过:“大哥,你千百万年的记忆都被你压缩进芯片储存起来了吗?”

“不,蜜蜂。在我们星球内战爆发之前的记忆,我几乎没有留下。”

“是因为储存空间不够吗?”

“也有这个原因,但不完全。在我接受领袖模块的时候,多数储存空间都被占用了。被我们星球的远古文化资料。”

“可……那你忘记的岂不都是之前美好的回忆?”

“战争发生前的吗……我记不太清了。记忆还可以储存。何况我现在还和你们,和汽车人们并肩战斗,这些都将是未来我美好的回忆。”

“你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人吗?”犹豫了许久他终于问出口。

“或许吧。”擎天柱不确定的回答,“不过既然我选择忘记……我想,那也说明这些记忆是无关紧要的吧。”

大黄蜂盯着漂亮的蓝漆卡车头发呆,像是下了很大决心才再开口。“大哥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会一直陪着你的。”这样无论如何你都不可能把我忘记了。

他很少听见擎天柱的笑声,这次觉得脚下的地面都开始轻轻震动了,怕不是把他说的当成了玩笑话。“大哥!我认真的!”

“当然。”他带着笑意的声音说,“我毫不怀疑。”

`你等着瞧好了。'他在心里赌气一般说。

大黄蜂所不知道的是,他们初遇时的画面早已被擎天柱压缩进了储存内芯。他记得那个在战场上灵活穿梭的小小战士,原本亮黄的机身被尘土拂去了颜色,光学镜睁得圆圆的,还要抬头仰望自己。“我在找擎天柱!”

“我就是擎天柱。”

——